刘家宏

2018-12-27 16:46 来源:爱青岛

  

  再读荐书人:刘家宏

  刘家宏,90后作家,现任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外联部副主任。2009年被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评为山东省十佳青年作家,2010年被共青团山东省委和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评为山东省新锐作家。

  “再读”书目:《中国传奇》

  作者:林语堂

  出版社:岳麓书社

  再读理由:这部小说,故事情节设计脱俗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在抽丝剥茧的细节呈现中,从各个角度,深度挖掘人性,惊涛骇浪中有触及到灵魂的尖锐之痛,向读者们展现的是潜行在庸常大众内心深处的神性光芒。

  再读故事

  1

  在20世纪初,第一台中文打字机有2500个字盘,其备用字盘全是生僻字,按使用频率排列,有3040个字盘,被称作“舒式打字机”。打字机以《康熙字典》检字法分类排列,打字员要经过3个多月的专业培训才能上岗。

  而他,耗尽12万美金,三十年之精力,几乎倾家荡产,在新中国成立前,发明了中文第一部便捷中文打字机——“明快打字机”——这部打字机只有64个键盘,却能打出9万个繁体汉字,每个字只按三键,每分钟可打50个字,不需要经过复杂训练,任何人在获得指导后都可以进行操作。

  那么,他是机械工程师出身专门研究机械工程的发明?非也,后来连谁都想不到,他竟然又“跨界”发明了自动挤牙膏的“自来牙刷”,以及自动发桥牌的自动发牌机。这三项完全不搭界的发明,在现在看来,这“发明家”绝对的萌啊!

  明快打字机

  等等,那他一定是个发明家咯?从语言的角度讲也完全可以这么说,是他,首次将英文“humor”翻译成生动的“幽默”,是他,将中国文化展示给了西方,编纂了第一部实用性极强的《当代汉英词典》。

  在民国时候,文人译者以绍介国外经典为流行,而他,一生著作中,有近一半是将中国经典以极为纯正的英文写就,让西方人对中国文化有了普及性的认识。

  他获得了哈佛大学的文学硕士,莱比锡大学的语言学博士,并凭借其小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

  他,可谓中国的传奇,林语堂。

  2

  在网上,最近对林语堂先生是有些非议的,主要是“林语堂与南洋学堂”这段公案。这段公案真相如何,暂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内,即使真相对林语堂先生有些许不利,实在难以掩盖他在文化上的光辉功绩。

  正如他的经典不会蒙尘,林语堂先生被广为人知的作品是《京华烟云》《苏东坡传》。

  《京华烟云》是林语堂先生的首部长篇小说(首部长篇小说就被诺贝尔奖提名),之后被搬上荧幕,陆续由赵雅芝、赵薇、陈宝国等主演过不同版本,所以此书被广为人知。

  林语堂先生著的《苏东坡传》的历史意义也颇高,被公认为二十世纪四大传记之一(其他三篇为梁启超著的《李鸿章传》,吴晗著的《朱元璋传》,朱润东所著的《张居正大传》)。

  他还有一些被世人熟知的作品,如《啼笑皆非》《风声鹤唳》《吾国与吾民》等,均取得了令人望其项背的成就。

  他的这些作品集如此多的光环于一身,炫耀夺目,我们难免会管中窥豹,难见全貌。

  例如他在为中国古典短篇小说做的极重要贡献的一书——《中国传奇》。就很少进入我们的视野。

  我们知道,中国古典短篇小说,主要是强调民间故事情节的离奇,或英雄的风采,并在这些奇闻异录中或是“忠孝仁义”的说教,或者是讽谏。其角度较少有关于人类本身“我”的思考和“人性”多面化的立体剖析。

  而林语堂则在中国古典短篇小说中发现了其中人物的光辉与阴暗,并以西方现代小说的技法将小说重构,以英文写出,传播给西方国家,这无疑从一个角度拓展了中华文化的外沿。

  我们读书经常有这样两种情况:

  一、不善读国外作品,特别是出了东亚文化圈的书。其中那些长长的名字读起来就让人头晕,再加上区别于东方人思维习惯的行文方法和语言风格(若是译者的中文水平蹩脚就更难受了),就对外国作品望而却步,或有潜意识的心理抵触;

  二、不善读中国古代作品。古代的官名、人名与现下相异,再有文言文的成分在里头,就更显得佶屈聱牙,再加上有些优秀的译者将国外作品翻译的甚是好读,读惯了西方作品的朋友又不爱读中国古代作品。

  林语堂的《中国传奇》恰恰就能就让以上这两种情况能有效避免,即易读。

  在形式上,本书的讲述方法就用了英美人能理解的方式,例如本书首篇《虬髯客传》中,“那天正是晚上九点钟,李靖,这三十几岁的青年……吃完了晚饭,正躺在床上……他特有一种能力,不用弯胳膊,就能使肌肉跳动。”将一个在发生在一千三四百年前,中国史书中近乎神化的武将写的像健身房里的邻家大哥一样平易近人。

  再者,中国古典短篇小说开篇都喜欢吊一段诗文,来说明此事非空穴来风,乃是言之有据,林语堂先生将无关乎情节的诗文省略,直入故事主干,这样一来,就不会让英美的读者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其三,简化官职称谓。将复杂的官职尽可能省略,多以欧美人能理解的称谓出现,如《碾玉观音》中的一段对话:“‘只要是古的东西,就有一个人格,一个生命。’‘先生的意思是说它会变成一个精灵吗?’”中国称脱离人体的超自然存在为“鬼怪”或“灵魂”,“精灵”一词非源于华夏,所以这样也是为了让欧美人便于其理解。(当然,其中一些称谓简便也是因为翻译的缘故。)

  在思想上,对古代原作的修改,在今天看来,无疑是画龙点睛的提升,扁平化的人物在他的笔下得到了立体和丰满。

  如《贞节坊》一文,古文原作是寡妇守节,在要收到皇帝钦赐的贞节牌坊的前一天晚上和仆人啪啪啪了,寡妇然后羞愧自尽的老套贞烈故事。但经林语堂的妙笔一转,变为守节的寡妇为了人间真情和真爱,原本不近人情的偏执态度,被女儿拥有的幸福生活消融,宁愿不要皇帝御赐的贞节牌坊和一千两银子,也要和仆人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这样的改编,无疑更接近人的本性。

  还有一精彩的犯罪小说:一风流潇洒的绅士以一封无名信破坏了主人公皇甫氏(春梅)的清誉,后皇甫氏的老公面上难堪,使银子买通官员,休了皇甫氏(春梅)并要将其下狱。春梅迷惘将要自杀之际,被一老太阻拦,老太竟做了那写无名信绅士的媒人,结果春梅和日久生情的绅士在一起,知道了真相仍拒绝了反悔的前夫。原作皇甫氏(春梅)则又走上了节操女寻死觅活的狗血老路。

  不少篇章都是将原作几乎全部重构,林语堂先生以其飘逸灵动的笔法将故事写得活灵活现,重塑并拓展了中国古典短篇小说的精神。很遗憾林语堂先生没有继续写《中国传奇2》,没能将更多中国经典的古典短篇小说赋予新的内涵与生命,但这种系统性的尝试是前无古人的。

  林语堂先生的思想是不拘一格、潇洒跳脱的,从他的散文中可见他是幽默有趣的,这样一位可爱且学贯中西,又对中国文化的传播做出丘山之功的泰斗,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觉得太少了吗?

  在《苏东坡传》中写到:“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是这还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文。”

  林先生,这何尝说的不是您自己呢?

  推荐图书在再读书店8折销售中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读书感受

  小编将抽取精选留言赠送再读书店咖啡券1张

再读微信公众号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