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那大叔

2018-12-27 16:45 来源:爱青岛

  

  再读荐书人:末那大叔

  末那大叔,自媒体大V,餐饮品牌7Senses创始人,时尚生活家。

  “再读”书目:《云边有个小卖部》

  作者:张嘉佳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再读理由

  阔别《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五年,张嘉佳,你终于回来了,好久不见,谢谢你。我已经跟周围无数人安利了这本书,我相信它一定会大卖,因为它写的是你,是我,是我们生命中来过的每个人。终有一天,我们都将明白,原来毕生想要逃出的故乡,即是天堂。

  再读故事

  合上书,看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钟。

  记不起已经多久没有这样一口气看完一本书了,酣畅得很。

  前几天张嘉佳把这本《云边有个小卖部》送给我,我问:讲什么的?他笑笑:一个故事,觉得你会喜欢。

  在这样的夏夜,我完全被代入了书中的故事里,随着主人公刘十三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骂、骂完了又哭。我问张嘉佳:里面的男主是你吗?

  他没直接回答我:我曾经带一个姑娘回过故乡,外婆很激动,咧着嘴笑,但是她没力气下厨了。

  他开始后悔,没多陪外婆坐在那条长凳上,吃完她做好的酒酿。

  他说,总觉得天空和人,有奇怪的联系。在外奔波,偶尔想念故乡,看看云朵飘过,似乎故乡就在云边。

  可他还是很害怕,怕有一天抓不到外婆的手,怕下次回乡,长凳上只剩他一个人。

  人不能总是在失去后才发现:仅仅是和你一同仰望天空,平日司空见惯的风景也会变得与众不同。

  我总写相遇,极少触碰告别,童年就像童话,爱情不过流萤,而讲故事的那个人,只剩抓不住的背影。

  那是发生在云边镇的故事,女主角叫王莺莺,男主角叫刘十三。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只有祖孙情,王莺莺是刘十三的外婆。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那个又怂又爱哭的刘十三,长大后成了失恋加失业的刘十三,被王莺莺用拖拉机从城里拖回了老家云边镇。

  说真的,这可能是你见过最落魄的男主:

  从小发奋读书,最后上了个三流大学;

  好不容易追上的女神牡丹,在别人怀里睡了两年;

  而绿他的男人,偏偏未来还成了他的顶头上司。

  人生的大部分不公平,是我们看见的、听到的。但刘十三不是,他是真的体会到的。

  原来很多事情不是你计划了、努力了就能实现的,原来名为“爱情”的牡丹,终究也是一朵富贵花,而他却太过贫瘠。

  一般人遇到那种挫折,估计早就垮了,但刘十三没机会,为啥,因为王莺莺还在呢。

  什么叫故乡?祖祖辈辈埋葬的地方,就叫故乡。

  刘十三就是落魄饿死,也得死在她身边。

  刘十三回到云边镇,偶遇了她小时候的玩伴——程霜。

  那个小时候得了重病、时日不久的姑娘,那个许诺他“如果我活下去,就当你女朋友的”女土匪。程霜病没好,但活了下来,可大家都长大了,早就忘记了当年的笑话。

  程霜乐呵呵地在云边镇散心,刘十三却心系事业,跟上司打赌:

  一年卖1001份保险,卖不掉,他辞职滚蛋。

  像大多数卖保险的套路一样,刘十三决定从云边镇的老朋友卖起,有程霜帮他。

  可物是人非,当年一起撒尿和泥的朋友们早已生疏,不仅没卖出去保险,还差点打起来,碰了一鼻子灰。

  刘十三皱着眉沉默,程霜急了:不就是搞砸了吗,还给我脸色看!

  刘十三说:我没给你脸色看。

  程霜笑了:没有就好。

  我当时被这姑娘逗笑了,程霜大概是全天下最好哄的姑娘了,你说没有,那没有就好,你说没事,那没事就好。

  刘十三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全信。她不是头脑简单,而是真心喜欢刘十三。

  可刘十三呢?

  程霜问过他:做女朋友的话,我跟牡丹,你选谁?连问三遍,刘十三都回答:牡丹。

  真是榆木脑袋!可他明明已经记不清牡丹的模样,也记不起上次想念她,是什么时候了。

  把他从泥潭里拖出来的是70岁王莺莺,陪他在泥潭里赴汤蹈火的是重病在身的程霜。

  原来,有些人刻骨铭心,没几年就遗忘。而有些人不论生死,都陪在身旁。

  为了完成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卖1001份保险,刘十三拼尽全力,却不知道,生命中更重要的正在离自己而去。

  医生说,癌症来的时候静悄悄,不声不响,一旦长大,摧枯拉朽。

  住院已经没有意义了,王莺莺想回家,运气好的话,能撑到过年。已经没法瞒刘十三了,她连呼吸都痛,走路需要人搀扶,可她还得强装镇定。

  她那个不争气的外孙啊,知道了怕是会哭死过去。

  王莺莺不甘心,她还没看见刘十三成家,她拉住程霜的手,让她们结婚,好好活下去。

  程霜满口答应着,眼泪扑簌簌地掉,那时距离程霜离开云边镇,还有三个月。

  王莺莺死在了腊月二十三。头七那天,大雪封山,没法上山点灯。

  按照老家的习俗,不点灯,魂魄就容易迷路,回不了家。

  刘十三怎么能让王莺莺成为孤魂野鬼,他踩着没过脚脖子的雪,爬了七八个小时,终于到了山顶:

  “王莺莺,我就在山顶给你点一盏灯,你肯定能看见。”

  他早已经忘了自己说过:

   “对死去的人来说,在世上活着的重要的人,都是他们灵魂最亮的灯笼,他们总会放心不下永远都在寻找,一定能回来。”可是他怕啊,他怕他太渺小,亮的太微弱,怕王莺莺找不到回家的路。

  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王莺莺走了,程霜也走了,不同的是,一个去天上,一个去新加坡,相同的是,都没再回来。

  这两个跟刘十三说“要好好活着”的人,走的比谁都急。

  十全十美的叫童话,十全九美的才叫人生。

  合上书页,我好像坐在了刘十三面前,我问他:怀念和留恋,有什么区别?

  他认真地回答:有些人我很怀念,但是不想回去了。有些人我很留恋,但是没法回去了。

  这本小说,是写给每个人心中的山和海,写给离开我们的人、陪伴我们的人,写给每个在我们人生路上发光的人。

  答应我,可千万别忘了他们。

  四年前,张嘉佳写道:

  在季节的车上,如果你要提前下车,请别推醒装睡的我,这样我可以沉睡到终点,假装不知道你已经离开。

  四年后,他再写:

  生命是有光的,能在熄灭之前照亮你一点,就是我能做的所有了。

  阔别《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五年,张嘉佳,你终于回来了,好久不见,谢谢你。

  我已经跟周围无数人安利了这本《云边有个小卖部》,我相信它一定会大卖,因为它写的是你,是我,是我们生命中来过的每个人。

  终有一天,我们都将明白,原来毕生想要逃出的故乡,即是天堂。

  推荐图书在再读书店8折销售中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读书感受

  小编将抽取精选留言赠送再读书店咖啡券1张

再读微信公众号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