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耀辉

2018-12-27 16:48 来源:爱青岛

  

  再读荐书人:刘耀辉

  刘耀辉,刘耀辉,1976年生,青岛科技大学中文系教授,青岛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海洋大学等校兼职教授。主要学术兴趣在戏剧史、《红楼梦》研究、编辑出版研究等方面,同时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已出版有长篇少年小说《山有扶苏》、长篇童话《布伦迪巴》,新作长篇少年小说《野云船》将于2019年初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推出。作品曾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13年度重点扶持项目,曾获2012年度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2015年度冰心儿童图书奖等;个人曾获第二届“韬奋杯”全国出版社青年编校大赛一等奖、北京大学第七届“挑战杯”五四青年科学奖一等奖等。

  “再读”书目:《红楼梦》

  作者:曹雪芹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再读理由:《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四大名著之首,也是四大名著中唯一一部由天才的小说家独立创作的作品。作者曹雪芹在这部小说中倾注了全部才华与所有深情,创造出了一个亘古未有、光照千秋的文学世界,讲述了一个曲折回环、撼人心魄的爱情故事,塑造出了上百位栩栩如生、深入人心的主要人物。

  这个文学世界中诗词歌赋俯拾皆是,琴棋书画无所不有,诚可谓包罗万象,因而有百科全书之誉;这个爱情故事中嵌套了许许多多妙趣横生的小故事,吸引着读者如入群玉之府,沉醉不知归路;这些主要人物则牵带着上千个人物,上演了一幕幕生死遭际、爱恨情仇,使人读来不由心生悲喜,并进而叹惋、庆幸、省察、纾解。总之,《红楼梦》是值得反复阅读的一部人生之书,那些读进去的人们有福了——面对同样的庸常生活,他们额外拥有了一个诗意的世界。

  再读故事

  岁月匆匆催人老,不知不觉间,我已过了不惑之年。

  在喝过那许多酒、挨过那许多孤独之后,但凡是身外之物,我都已看得很淡。然而这世间却有一部奇书,我总也爱不完、读不厌、勘不破、走不出,心心念念,瞻顾纠缠,痴痴醉醉,吟啸忘返。此书为何?想必列位看官已猜着了,正乃《红楼梦》是也。

  提起《红楼梦》,小学生也大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它是“中国古典小说四大名著”之首,它的作者是曹雪芹……好,其实只需稍稍申说一下这两条,就会明白此书何以能如此摄人心魄了。

  首先,这“四大名著”之首可不是盖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都达到了很高的文学高度,但毋庸讳言,若与《红楼梦》相比,那从站位来讲就差了一大截子:这四部书中唯有《红楼梦》是雅文学,若要将其改编成其他的文艺样式,昆曲最能得其神韵,评书等则只能得其皮毛;而另外三部书都属于俗文学,难以登上大雅之堂,倒是通俗的快板、相声之类更能展现其风采。

  再来看这作者曹雪芹。我们知道,《三国演义》是在《三国志》等史书与北宋以来坊间“说三国”的基础上编缀而成,《水浒传》是在《大宋宣和遗事》及前人戏剧作品的基础上整理而成,《西游记》则是在《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和民间传说的基础上改写而成,因此若要在罗贯中、施耐庵和吴承恩的名下署上著作方式,我以为“编次”二字最为妥当——也就是说,这三位小说家所做的工作中,属于创作成分的较少,更多的是编辑加工、润色厘定等;而《红楼梦》却是完完全全出自曹雪芹的创造,其文学世界在此前根本无迹可寻,要为作者署名的话,后缀词必须是“著”字。文学史家早有定论,最优秀的文学作品只能出自最优秀作家的个体能动性创造。从这个角度来看,由曹雪芹撰著的《红楼梦》能独领风骚实是理所应当。

  当然,文人著作有如恒河沙数,不能说只要是“著”就一定好。任一时期的“著”中都难免掺杂文字垃圾,好在历史老人会披沙拣金。《红楼梦》以其传播史证明了自身是质量极高的“著”:甫一问世便赢得了有幸寓目者的交口称誉,刊印后不久即引致文人圈“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是枉然”的现象,而作为旧文学的代表,它非但能安然度过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淘洗,而且地位不降反升,引得新世代的作家们纷纷不吝献上钦敬。如鲁迅先生说它把此前所有的写法都打破了,张爱玲说此生最大的恨事是无法读到它的后半部,至于热衷说“红”者那就更多了,王蒙、刘心武、蒋勋、白先勇……而学界也早在清末就已形成研究《红楼梦》的热潮,自王国维、胡适、蔡元培、俞平伯诸先生创建以来,“红学”赫赫扬扬一百余年,任人间几度沧桑变幻,竟从未曾被冷落过。《红楼梦》的魅力之大,自是可以想见。

  大概是十年前吧,依稀记得是在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我翻开了《红楼梦》——说来惭愧,那之前我从未从头认真读过它。神奇的是,自从有了那一次的偶然翻开之后,我就再也放不下它了。几乎每年我都会读上一遍,而每读一遍,也几乎都会用上一年的时间。如今无论何时何地,也甭管随便打开哪一回、哪一页,我都能迅速地进入红楼世界,而忘了这世间的一切。我想,我已颇能解得其中味,且已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精神避难所。而这个避难所又是何其慷慨啊!它带给我的庇护并不仅限于精神层面,现实中它也给了我诸多回报:比如帮我在大学谋得了一个教职,又比如促使我在自己的儿童文学创作中总会去自觉不自觉地追求一种红楼况味。

  于谦《观书》诗云:“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就我个人的阅读趣味来说,这句诗里的“书卷”二字常常会具体化为《红楼梦》这部书,由是有了这篇小文。

  推荐图书在再读书店8折销售中

  欢迎在评论区留下读书感受

  小编将抽取精选留言赠送再读书店咖啡券1张

再读微信公众号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