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帅爸酷娃的极地大冒险》

2019-04-12 10:37 来源:爱青岛

  去南极旅行,是否是你心中最绚丽的梦想?

  是否也曾期待,踏上这个被称作世界尽头的目的地,感受生命的美丽?

  本期《行走中的风景》,让我们跟随刘翔一家踏上南极,跟着父子俩来一场极地大冒险!

【八岁小朋友足迹遍布七大洲】

  提起去南极旅行,很多孩子可能都会有点害怕,但是对于8岁的刘昊峻来说,心里只有兴奋。

      因为从两岁半开始,他便在父母的陪伴下开始了第一次旅行,5年间,他已经和父母一起走遍了七大洲。

       在肯尼亚遇见过动物大迁徙,在芬兰观赏过极光……

 在肯尼亚看动物迁徙

在芬兰看极光

  “旅行和读书是我的两个爱好,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要在路上。”刘翔说,从孩子出生起,就有个计划,带着全家走遍世界,看遍美景。

     “旅行让孩子更好地认识世界,同时也是加深亲子沟通的最好时机。”刘翔说。

     今年2月初,趁着春节假期,刘翔一家收拾行囊,踏上了前往南极的旅途。

【穿越德雷克海峡】

  德雷克海峡位于南美洲最南端与南设得兰群岛之间,形成于3500万年前,是世界上最宽也是最深的海峡。把两个华山和一个衡山叠放进海峡里,山头都不会露出来。

  海峡的形成将南极大陆彻底与温暖的南美洲分开,南极陷入深寒。常年6--8级大风的德雷克海峡被称为“杀人西风带”“魔鬼海峡”,是最危险的航道之一,同时这里也是进入南极的必经之路。

  刚刚进入西风带,风浪疯狂地拍打着船身,溅起的水花便让你有种身处台风风暴中的错觉,而这只是德雷克海峡最正常的天气情况,海峡内似乎聚集了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所有飓风狂浪,一年365天,风力都在8级以上。即便是万吨巨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也被震颤得像一片树叶。

  “由于风浪很大,船上的很多成年人都有些晕船,甚至呕吐,但孩子却没有。”刘翔说,虽然能看出他有些难受,但还是尽力忍耐,不哭不闹,还不住的关心妈妈,像个小男子汉。儿子在面临极端状况时的表现,让他感到欣慰。

  阳光总在风雨后,经历了一夜的狂风暴雨的袭击,刘翔一家终于顺利穿越德雷克海峡,来到了南极这片美丽而神秘的大陆。

  “从去年8月份确定船位到今年2月份出发,想过很多次第一眼看到蓝色冰山的场景,站到阳台上亲眼看见冰山听到冰块破裂在水中的声音时,深深的深呼吸后和儿子对视一眼。嗯,我们心中的南极到了!”刘翔感叹道。

【雪山徒步欢乐多】

  雪山徒步是浏览南极最好的方式,它可以让你和南极零距离接触,一家人到达南极后很快便迎来了第一次雪山徒步。

  尼克港位于安德沃湾深处,它的名字源自一艘捕鲸船。之前登陆过的地方都是没有和南极大陆相连的小岛,踏上这块土地才算真正的站到南极洲上。

  “登山前担心儿子的体力能不能跟的上。但真的是多虑,孩子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永远都在大人之上。”刘翔说,特别是这样前所未有的体验,儿子几乎一路毫无停歇就登顶了。

                                    

  登上山丘顶端看到冰山一层层剥落的痕迹,它们是静止的,但毫无疑问它们从未停下过脚步,在不知道哪个时候的下一刻它们会从冰川上脱离落入海中。

      冰川的断裂像不可逆的生命轨迹一样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前进着,1995年拉森A冰架崩塌,2002拉森B冰架崩塌;2017年,拉森C冰架裂缝延伸175公里。

  坚守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这些南极的“守护者”们纷纷离去,当亲眼看到这壮观又触目惊心的景象时,保护环境不会再是一句空话。

  背后的冰川,脚下的山谷,使得此处有不同于其他景色的壮阔,语言在此时变得毫无用处。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看见他在雪地里玩的那么开心,我也加入了进去,和他一起玩耍,如果说旅行的最爱,那就是这样的时刻。”刘翔感慨道。

  下山走路麻烦,一路滑下去,看来滑雪裤质量还不错。

  孩子,在广阔的天地下尽情奔跑吧!

   

  雪很厚,能踩下去的部分到小朋友的膝盖,整个人像是种在雪里。

   

  一脚踩下去踩不到底,虽然雪看着是白色,但里面仍然是浅浅的蓝,这一层层的冰雪,不知道是多少年累积下来的,在南极只有无尽的岁月才,能凝结出这样独一无二的蓝色。

【神奇动物在南极】

  南极除了绝美的景色,丰富的野生动物,鲸鱼、海豹、企鹅等,也会让你兴奋、惊呼,激动不已。

  提到南极最先想到的动物一定是,憨态可掬的企鹅,南极的企鹅有很多种类,最长见的就是阿德利企鹅。虽然企鹅很可爱,但是在南极有规定,人类是不允许接近企鹅5米以内的。

  “我们去的时候正是企鹅褪毛季节,出发前队长再三叮嘱:企鹅换毛期会不吃不喝好几周,它们通常站着不动以此减少能量的消耗,这个时候身体非常虚弱不能受到惊吓。所以不要靠近它不要突然发出大声响。让它安静的,呆着。”刘翔说。

  幼年企鹅身上的毛是不防水的,它们需要褪掉这身绒毛换上防水的皮毛。

  换上新装备的企鹅,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追着大企鹅跑的“小P孩”

  迈着欢快的步伐去洗澡澡

  虽然南极企鹅有很多种,但最好辨识的就是帽带企鹅。因为脖子位置类似帽带的黑线形象的称之为帽带企鹅,也是阿德利企鹅属。呆萌中的佼佼者。

  “儿子在近距离观察帽带企鹅的时候,发现了让人爆笑的真相,企鹅们下海居然也跟国人过马路一样,凑够了一波彼此壮胆才敢往下跳,个别胆小的人家都跳完了它出溜两下居然又回去了。”刘翔笑着说。

  “你先来。”“不,你先来。”

  飞翔的小炮弹

  告别企鹅,开始慢慢在蓝冰中穿梭时遇上海豹。

毛皮海豹

  毛皮海豹,也就是海狗,伸小舌头的样子十分可爱。

食蟹海豹

  食蟹海豹。虽然叫蟹海豹,但它是吃南极磷虾的。是见到的海豹中最漂亮的,看起来温柔又可爱。

豹海豹

  一脸温顺,慵懒地躺在冰面上的豹海豹,别看它很温顺,其实它处于南极食物链顶端,唯一的天敌是虎鲸。虽然此时看着乖但一张嘴就吓死人,而且喜欢戏弄企鹅后再将它吃掉。

  在天堂湾他们一家还幸运的遇到了,鲸群正在船侧捕食。

                                 

  “每年2月是鲸鱼数量最多的时候,会有更多机会遇到座头鲸和虎鲸。这几年专门去看过几次鲸,西班牙塔里法遇到台风不能出海,波士顿恰逢大雾离鲸很远,这次真的是近距离把鲸看了个够。”刘翔激动地说。

                       

  如今人们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块最后的纯净之地,无数科研人员志愿者为此奔走呼吁。

      当动物们毫无戒备的看着我们,当小声路过默默离去之后,借用刘昊峻小朋友的话来说:“我们要保护环境,保护了环境就是保护了南极。这里太美了,我还想再来。”

【邂逅绝美黑冰】

  南极把最美丽的颜色留给了最简单的东西,晶莹的冰,洁白的雪。

  南极的蓝冰当然并不是货真价实的蓝,这些冰川冰其实是积雪沉淀累积而成,漫长的岁月里雪一层一层铺在上面,越来越厚,越来越重,不断挤压中空气被逐渐排出,内部的孔隙越来越小直至消失,阳光中波长较长衍射能力强的红橙光穿透冰层而出,只留下波长较短的蓝光被致密坚厚的冰层散射,这时看到的就是蓝色的冰。颜色越深也就代表的它历经的岁月越长。

  当冰川从冰架上脱落下来被雕刻成各种形状,最终的命运就是慢慢变小直到彻底消失。

  这块巨大的蓝色冰洞需要参照物才能明白它的体积,我们是如何的渺小。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蓝色能与南极的蓝相媲美,它沁着时光裹着岁月,无声却有力的展示着千万年的流逝。

  艾莎女王的皇冠

                                                

  这一抹蓝,值得跨过半个地球。

  “儿子来之前心心念念想找黑冰,终于在美丽的Ada和探险队员的帮助下寻觅到。”刘翔说,黑冰当然也不是真的黑色,而是因数万年挤压后,空气被完全排除后散射光很少,因而在海里看起来是黑色,打捞上来看起来像镜子一样。

  每块黑冰都有几千甚至上万年的历史,来自遥远的过去。

  十七天的旅行,让刘翔和儿子的感情变得更加深厚。

      “孩子长大了,变得越来越懂事了。”刘翔感慨,“当我们不再强行为旅行赋予意义,只是相互陪伴,所有美好因为在一起而显得更有光泽。”

  【爱青岛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平台集群 :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 爱青岛手机客户端 - 爱青岛新媒体电视